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内容

这一次 萧山和余杭不约而同为这事“拼”了

时间:2019-11-08 15:46:02 来源:崔各新闻网

萧山、余杭、滨江、西湖...杭州也是浙江的一个经济强区,最近一直忙于同样的事情。

10月11日,萧山召开会议,推动新时期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同日,西湖区召开动员大会,实施“新制造计划”。10月8日,余杭召开“新制造计划”推广大会。一周前,滨江区的四个团队参观了“新制造计划”企业...事实上,不仅行政区,县市也在迁移。

经济背景因地而异,但制造业的布局是一致的。目的是实施杭州早些时候实施的“新制造计划”。

纵观杭州等地区的政策和行动,有两个明显的特点:一是突出制造业和数字经济“双引擎”的创建,加快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二是结合自身特点,加快传统产业转型升级。

浙江传统制造业中心萧山和余杭正在全力打造全国数字经济领先区。通过他们在“新制造”计划中的协调定位和可选行动,杭州推进“新制造”计划的雄心和路径可以被读出。

真令人兴奋。

查看目标的真正章节

主题是一样的,时间很近。从表面上看,在制造业发展的轨道上,各地开始了相互追逐的模式。从更深的角度来看,这并不是为了划分谁更高,谁更低,谁更弱。

原因很简单:制造业的发展不是一天之内发生的,所有地区也不是处于同一发展阶段。

余杭依托数字经济的先发优势,实现了国内生产总值的反赶超萧山。然而,在制造业中,在某些指标上,两地之间仍有实际距离。

从余杭计划的细节看差距:根据余杭计划,到2025年,余杭将有3家超过100亿元的制造企业,2家进入中国500强。

回顾萧山,许多大型企业已经从100亿水平上升到1000亿水平。万向集团位列第一,荣盛控股和恒易集团的销售额也在2017年首次超过1000亿英镑。在中国500强民营企业名单中,萧山现在有10家入围企业,都是制造企业。

与其与其他地区作战,不如与自己作战。

虽然工业企业的能源水平暂时无法与萧山相比,但余杭制造业的实力已经从“一张白纸”起步,不可低估。它已经成为一个不屈不挠的行业领导者和无形的冠军制造企业,包括华利集团、电器老板、西奥电梯、冯春电力等。在装备制造业细分领域,这些企业竞争激烈,为余杭制造业的未来发展提供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余杭在工业企业能源水平低、质量好的基础上,奋力争取绝对增量。

到2025年,余杭希望进一步完善以数字经济为主导的现代制造系统。据规定,2018年工业增加值将比基础增长120%,达到950亿元,力争超过1000亿元。工业固定资产投资265亿元,比2018年增长160%,其中工业技术改造投资125亿元,新引进项目投资140亿元。主营业务收入10亿元以上的工业企业1700家,企业60家。

萧山在工业企业产能大、增速慢的基础上,努力寻找相对增长率。

到2021年,萧山区工业增加值增长率将达到10%以上,工业投资年均增长率将保持在50%以上。同时,萧山计划为“两个现代化”实现110的融合指数,以实现该地区所有受监管工业企业数字化诊断和评估及数字化改造的全覆盖。

繁重的工作

创新驱动危险变成机遇

此前,9月20日,杭州发布了“新制造业”计划。这就是杭州,近年来被打上了“数字经济”的烙印,向外界发出了一个强烈的信号:推动制造业在新时代的高质量发展,使制造业和数字经济能够共同形成城市发展的“双引擎”。

从打造数字经济和制造业“双引擎”的角度来看,萧山和余杭不仅要与自己竞争,还要与真正的实力竞争。

目前,与蓬勃发展的数字经济相比,制造业处于焦虑状态。在产能过剩、价值链低端锁定、市场需求变化和成本上升的多重压力下,制造业不容易生存。

改革开放以来,浙江制造业整体水平有了很大提高,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制造企业。浙江一直名列中国制造业企业500强和中国民营企业500强。

在新的发展条件下,以“块状经济”为特征的浙江制造业逐渐显露出一些短板,主要表现在一些行业水平低、“逐底竞争”和科技水平低。

位于长江三角洲的上海已经开始关注制造业的衰退。2016年上半年,以二次生产为主的上海经济结构转向三次生产,工业负增长。如果工业继续萎缩,由服务业主导的经济结构将难以稳定。不久,上海在2017年提出了“再战产业”的理念,以重拾对经济社会发展的信心和信心。

上海“老大哥”的经历提醒我们,制造业是否是一个错误的命题不需要讨论,因为制造业“这条腿”不可能“跛脚”。

萧山和余杭作为浙江的经济区,应该引领浙江制造业的转型,以身作则,回答“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制造业”这个大问题

它需要什么样的制造业?《泰晤士报》给出的关键词是“创新驱动”。

杭州发布的“新制造计划”已经给出了明确的方向。它不仅需要完成旧势头的延续,改造和升级传统优势产业,全面改造“低分散”企业,淘汰落后产能。我们还需要完成新势头的激活,加快培育和引进战略性新兴产业,大力发展生物医药、集成电路、新能源新材料、高端设备等重点产业,为制造业涂上“绿色”色彩。

如何努力战斗

求同存异,通过不同的途径达到相同的目标。

萧山和余杭虽然都在与制造业和自身竞争,但方向不同。

首先从萧山来看,萧山的主要工业经济指标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处于低位。

早在本世纪初,萧山工业产值就突破1000亿元,成为浙江省少有的工业产值1000亿元的县(市)。萧山的工业产值在高峰期占到杭州工业总产值的三分之一。

今天,在经济下行压力日益加大的背景下,萧山工业经济陷入总量、增长率、投资、产业水平和企业吸附能力五大明显不足,工业发展面临诸多困难。

余杭面临的问题明显不同于萧山:如何同等重视新兴产业和传统产业。

数字经济帮助余杭在曲线上超越,甚至赢得了“浙江第一产业带”的桂冠。然而,时代的风向变化很快,余杭还远没有舒舒服服地休息。

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基础。在数字经济的光环下,如何坚持传统产业和新兴产业并重,让本土企业做大做强,引进“优高”制造企业,实现新旧融合,延续实力,将成为余杭下一个有待克服的“壁垒”。

求同存异,千方百计达到同一目标。制造业转型应以现有基础和自身特点为基础,使优势更好、特色更特殊、优势更强。

萧山突出实体经济的强大优势,开始了制造业的第二次创业。目前,萧山已实施将“新制造业”提升为“龙头老大工程”的计划,推进“龙头老大工程”,就像数字经济的“第一工程”。

萧山不仅需要做大做强龙头企业,增强全球产业整合能力,还需要打造子行业单打冠军,确保好项目扎根萧山,真正实现打造产业互联网标杆区、产业数字示范区、民营经济活力引领区、新制造总部集聚区的目标。

余杭依托新兴产业集聚的特点,打造了经济发展的双引擎。虚拟与现实的融合是制造业发展的必然方向。余杭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在数字赋权条件下,有必要促进新产业与新技术的交叉融合发展,促进科研成果转化,形成一批应用场景解决方案,建设全国人工智能产业集聚先导区。

浙江11选5投注 广东11选5购买 广西快乐十分 时时彩开户